首页 >> 最新文章

SDR难以提振大宗商品价格铜企扎堆减产铝导线

文章来源:宏图五金网  |  2020-06-15

近期由于市场担忧中国需求疲软,加之美联储加息预期带来的压力,国际铜价在过去几个月屡创新低。

记者叶青北京报道 继锌企宣布减产之后,中国大型铜企也计划减产自救,共同应对金属市场寒冬。近期由于市场担忧中国需求疲软,加之美联储加息预期带来的压力,国际铜价在过去几个月屡创新低。

节节下挫的铜价让市场倍感压力,这导致国内铜企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普遍出现下滑甚至亏损。以国内铜企龙头江西铜业为例,1-9月,公司实现营收1148.8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22.08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.29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47.12%。鉴于此,中国的铜冶炼企业考虑明年减产。

据了解,12月1日中国10家铜冶炼企业签署削减铜产量的声明,包括江西铜业、铜陵有色在内,将把2016年产量削减35万吨。超过此前彭博预期的20万吨减产规模,这次减产的规模大约占到中国今年铜总产量的8.75%。对此,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铜一个月产量接近70万吨,全年减产35万吨,对市场影响其实不是很大。

有色行业继续去产能

11月28-30日,中国铜冶炼骨干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召开了会议。为统筹兼顾企业短期利益和行业中长期利益,决定短期内先关停亏损产能。中长期内,为避免重蹈其他行业产能严重过剩造成全行业亏损的覆辙,将进一步加快淘汰落后产能,并决定未来几年不再扩大产能。

“铜生产商减产事件引发铜市观望情绪,国内的九大铜企,已就2016年将精炼铜减产逾35万吨达成协议,这一减产幅度相当于今年总产量的约8.75%。然而去年铜产量796万吨,国储局收储铜都在20万吨以上,单从削减产量来看,不外乎杯水车薪,对基本面影响不大。”卓创资讯分析师孙克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孙克文表示,虽然中国为全球铜需求大国,但最上游铜精矿却被国外垄断,决定铜价的因素是铜精矿供应和TCRC费用,国内铜企话语权相对较小。此次事件对基本面和铜价来讲只能有个短暂支撑作用。其实,以铜为例,对于国内的铜加工企业来讲,现在是纯粹赚加工费的阶段,只要有加工费赚就不停产,甚至继续扩大产能。

与此同时,由于铜这种产品总体来说还是要靠进口,那么只能选择进口铜精矿或者电解铜,而目前的情况是电解铜的进口量在减少,精矿因为国外矿企抛货意愿明显,铜加工费(TCRC)明显提高。据记者了解,目前按长单一年签一次的协议价,现在TC107美元/吨利润,这使国内冶炼厂有利可图就不会停产。

前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付鹏表示,国内江铜主导此次减产,主要是因为他们自有矿的比例很高,试图维护国内自有矿的利润,但在目前加工费用很可观的情况下,国内其他主要依赖于进口矿的冶炼企业已经开足马力。虽然他们增产补上江铜主导减产的缺口可能性不大,但是国外冶炼厂会不会顶上他们让出来的份额呢?估计时间会说明一切。

“在经济环境偏弱,市场弱势的情况下,减产实属无奈之举。目前减产刚刚开始,接下来减产将会继续,减产的无奈主要表现在企业利润薄乃至亏本,资金压力逐步加大。进行整体减产虽说对于财务成本可以降低很多,但是短暂的减产对于后市的作用依然较弱,整个市场已经病入膏肓,仅靠感冒药无法解决癌症问题。”铜企内部人士刘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刘经理认为,中国市场目前产能过剩局面已经相当严重,其实在6年前产能就已经过剩,但是这些行业的管理者与制造者还在盲目扩产,这是问题之根本,对于这些盲目行为,市场注定会让他们承受一定的代价,会快速消耗这几年的利润。

另外,此次10家铜冶炼企业签署削减铜产量的声明是为维护市场公平环境,保护好广大投资者利益,建议相关监管部门和市场平台对高频交易等进行监管和限制。对此,光大期货有色金属研究总监徐迈里表示,对“恶意做空”的调查源于股指的暴跌,管理层有必要也有能力进行调查。

然而,大宗商品是全球性品种,这种调查可能不具备实际意义。铁矿石如此暴跌,澳大利亚都从未提及过调查“恶意做空”,更何况有色金属跌幅还远不及铁矿。此外,此次有色价格下跌,现货升水并未大涨,这说明期货和现货同时下跌,“恶意做空”一说也难以成立。

铜价难言底部

随着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后,国内的期货市场也对此讨论不断。对此,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认为,人民币加入SDR后,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一个积极意义,这样一来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也将渐渐纳入日程,显然这样对于出口商品有一定间接的收益。

景川表示,由于在我国大宗商品是以进口为主,特别是有色金属类品种,在加入SDR之后进口商品很难在汇率贬值周期当中受益,因此金属价格不会由于人民币加入SDR而回升。至于铜冶炼企业的联合减产,其35万吨的规模与今年新增的235万吨冶炼规模而言,显然难以构成供需的改变。因此,目前谈论商品底部为时尚早。

不过,对于中国加入SDR对大宗商品的影响,孙克文表示,加入SDR表明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地位中占有权重,对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更进了一大步,人民币真正意义上和美元、欧元、英镑和日元比肩,促进中国进出口贸易和大宗商品的交易,提振市场交投。中国加入SDR短期内只能对大宗商品价格起到支撑作用,大幅带动商品价格上涨的可能性不大。

与此同时,记者经多方了解,业内人士普遍表示,今年的有色行业有点类似于去年的黑色系的节奏,现在海外铜矿还在继续以降低成本为主,加上目前主要铜矿产出国汇率继续贬值,成本仍在动态下移。因此,只要上游矿的利润还没压榨完毕,炼厂的利润还可以,铜的库存会一直持续增加。

“未来只要上游铜矿利润被压榨完毕,那么紧接着就要开始压榨精炼厂的利润。而且如果矿山不减产,TCRC高企,冶炼厂产能释放,铜的库存未来就会像镍一样爆发出来,这样就会加速铜价下跌,所以真正关系铜价格的关键是:国际铜矿山成本动态下移和现金流的底线位置在哪?”付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不过,除了有色行业自身的问题,现在对于铜价问题,北京华融启明风险管理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石建华表示,其实现在最大的利空因素当属美元,也就是说汇率是主要问题。在期货市场上很明显表现在,如果美元加息确认,则铜价就出现反弹机会。近期铜价地位震荡,预计明年上半年将会出现反弹,反弹过后将继续震荡下行,鉴于大环境依然未见好转,铜价将继续进入调整期。

关注有惊喜

做标书

人体科学

新型鄂式破碎机

跌落试验机厂家

友情链接